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派黄姬水书札精品六通

2017年09月11日 14:25 by:艺术迷网

黄姬水(1509-1574)初名道中,字致甫,后更名姬水,字志淳、又字淳父,长洲(江苏吴县)人。

黄姬水的书法除了直接师承文徵明、祝允明外,还着力于虞世南、王宠二家。

黄姬水的书法存世不多,大多为行草墨迹,这些作品行草相杂,萧散跌宕,有晋人风韵,既不似祝允明的狂放,也不似王宠的枣木板气,但可以窥见其从祝、王再上追晋唐的轨迹。其用笔瘦硬之气,跃然纸上,为明代吴门书派中承上启下之代表人物。


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派黄姬水书札精品六通

黄姬水行书《致王穉登札》,24×29cm,上海博物馆藏。

释文:

三扇奉纳,向日书以待尊使,不至耳。叚君所索,意甚懒赋,俟其来,想不误也。目恙平复,期一往吴郎,何如?面间为我谢之。姬水顿首。百谷太原先生。


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派黄姬水书札精品六通


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派黄姬水书札精品六通

黄姬水行书《致某人札》,30×14cm×2,上海博物馆藏。


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派黄姬水书札精品六通

释文: 

衡山、樗仙俱假,白阳是真迹,价亦分数,不可多也。扇上诗亦是伪笔,二字认不出,难补。令亲扇随书上,所云田未审坐落何都图,取经帐来。姬水顿首上复。


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派黄姬水书札精品六通


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派黄姬水书札精品六通

黄姬水行书《致三堂札》,上海博物馆藏。


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派黄姬水书札精品六通

释文:

久不接清扬,无任驰想。天气渐凉,庭下薇花烂开,思与同心一晤,暇时惠然过我共慰也。金酒火肉之贶,登受感愧,容面谢。姬水顿首复。三堂老兄先生门下。偶有坐客,二画明早题上。


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派黄姬水书札精品六通


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派黄姬水书札精品六通


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派黄姬水书札精品六通

黄姬水楷书《致舅翁大人札》纸本,25.3×29.6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老贱之人。经岁杜门。坐是失候起居。心则日驰左右也。敬上高邮五加皮酒一樽。此酒补阴燥湿。敢以为献。外纸一幅。乞玉勾洞。篆书三字扇二握。随意大书。卽欲寄远。伏望蚤赐。至感。

款署:甥孙黄姬水顿首百拜启。酉室舅翁大人台座下。


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派黄姬水书札精品六通

黄姬水草书《致壶梁社长札》纸本,28.4×42.6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辱授餐之惠。无以为报。复拜珍贶。益发面赤。仆行矣。良晤未期。岂胜怅慨。尊稿及百泉诗册奉纳。序文并集定慧悼亡诸作。当一一寄上请教。昨附凤洲书扇。烦嘱记室临发勿至遗失。千万。余情弗既。邑邑何如。即日。

款署:姬水顿首复壶梁社长先生门下。


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派黄姬水书札精品六通

黄姬水行书《致张幼于书》纸本,香港香港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藏。

释文:

二月十八日 壶梁携酒过伯民怡旷轩,同隆池、幼海、玄峰、罗阳、凤洲、麟洲、吴门诸公宴集,得梅字。为爱名园胜日来,华筵偏喜接仙才。池边挂柳全宜月,雪后看花半是梅。宿酒未醒还纵饮,新诗频就更教裁。摠言今岁春逢闰,九十韶光只易催。姬水顿首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