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苏轼《净因院画记》拓本

2016年10月31日 15:52 by:艺术迷网

此文乃作于熙宁三年十月。据《东京梦华录》卷三,净因院在州西油醋巷。此文明言,文同将出守陵阳而西,与苏轼同往净因院别道臻禅师,并画两竹梢一枯木于其东斋,苏轼为之作记。那么,画与记必作于文同将赴陵州之前。据上文《墨君堂记》系年考正,文同于熙宁三年七月二十六日降一官,出知陵州在其后,因而此文决不可能作于七月前,《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总案》、《苏文系年考略》失考,不足为据。

《苏轼文集》1986年第1次印刷本,孔校据《盛京故宫书画录》于此文末补“元丰三年端阳月八日眉山苏轼于净因方丈书”十九字。然据《石室先生年谱》,文同卒于元丰二年(1079)正月二十一日。苏轼于元丰三年谪黄州,正月四日过陈州,吊文同之丧,二月一日到黄州。又净因院在汴京城内,距黄州甚遥,所以苏轼决不可能在元丰三年端阳月(五月)于净因方丈内为文同作此画记。孔校似亦发觉此牴牾之处,故《文集》1990年第2次印刷本径改“元丰”二字为“熙宁”,既无版本依据,亦无校改说明。但孔氏之臆改虽符合写作年代,却未详考具体月日,顾此失彼,漏洞百出。如前所述,文同七月下旬后才有出知陵州之命,因此决不可能在五月八日预知此事,与苏轼偕别道臻。又据苏轼《跋文与可草书》可知文同十月一日尚在汴京,足证孔校之误。《苏米合璧》〔3〕亦载此文,末署“眉山苏轼元丰三年端阳月八日于净因方丈书之”,与孔校引《盛京故宫书画录》之时间地点全同,而文字顺序有异,可见这两篇法帖难以为据。孔氏原校谓西楼帖收有此文,文末作“□□三年十月初五日赵郡苏轼□,笔冻不成字,不讶”。帖中的“□□三年”很可能是“熙宁三年”,若以《跋文与可草书》中之“十月一日”、《送文与可出守陵州》中“素节凛凛欺霜秋”之句相参证,则熙宁三年十月五日与文同离京赴陵州任之时日极为吻合。孔氏校语谓“西楼帖中文字,当为写与某友人者,其写录时间,当在《书画录》之后”,其说系推测臆断之词,不足为训。


北宋苏轼《净因院画记》拓本



北宋苏轼《净因院画记》拓本



北宋苏轼《净因院画记》拓本



北宋苏轼《净因院画记》拓本



北宋苏轼《净因院画记》拓本



北宋苏轼《净因院画记》拓本



北宋苏轼《净因院画记》拓本



北宋苏轼《净因院画记》拓本



北宋苏轼《净因院画记》拓本



北宋苏轼《净因院画记》拓本



北宋苏轼《净因院画记》拓本



北宋苏轼《净因院画记》拓本

释文:

余尝论画,以为人禽宫室器用皆有常形。至于山石竹木,水波烟云,虽无常形,而有常理。常形之失,人皆知之。常理之不当,虽晓画者有不知。故凡可以欺世而取名者,必托于无常形者也。虽然,常形之失,止于所失,而不能病其全,若常理之不当,则举废之矣。以其形之无常,是以其理不可不谨也。世之工人,或能曲尽其形,而至于其理,非高人逸才不能辨。与可之于竹石枯木,真可谓得其理者矣。如是而生,如是而死,如是而挛拳瘠蹙,如是而条达遂茂,根茎节叶,牙角脉缕,千变万化,未始相袭,而各当其处。合于天造,厌于人意。盖达士之所寓也欤。昔岁尝画两丛竹于净因之方丈,其后出守陵阳而西也,余与之偕别长老道臻师,又画两竹梢一枯木于其东斋。臻方治四壁于法堂,而请于与可,与可既许之矣,故余并为记之。必有明于理而深观之者,然后知余言之不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