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宫藏吴琚《行书蔡襄七言绝句一首》

2016年09月07日 00:08 by:艺术迷网

南宋吴琚《行书蔡襄七言绝句一首》绢本 98.6x55.3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这是吴琚少数墨迹之一,《七言绝句》诗文出自蔡襄《访陈处士》,它是吴琚存世唯一一件大字行书挂轴之作,也是现在所见最早的一件挂轴形式的书迹。《石渠宝笈初编》著录。上面没有署款,只鈐“云壑书印”一印,有学者认為可能是一组书屏之一。大字书轴适於悬挂欣赏,重在行气连贯与左右上下字的呼应,吴琚此轴笔势较一般小字快速而强劲,结字紧密,以倾侧取势,上下字相映带,更为强调米芾行书的特色,同时代的陆游(1125-1209)与范成大(1126-1193)都有类似风格,可见一时风气,《宋元学案》提到范成大、陆游与吴琚“引為师友”,因此也可能在书法上互相影响。

吴琚,字居父,号云壑,河南开封人。他是宋高宗吴皇后的侄子,但是爱惜声名,从不以外戚而骄横。因為精於诗词翰墨,很受孝宗皇帝赏识,常常召进宫谈书论诗。据说吴琚当官留守在建康之时,曾遍植古梅,天天临写钟繇、二王的书法以自娱。存世作品,以淳熙末年至绍熙初年為主(1174─1194)。

这件作品笔画提顿之间但见纵恣自如的跃动感,一股瀟洒意气随著笔触的流动,畅然而生。作品上虽无作者落款,但有“云壑居士”印,是以订為吴琚。吴琚书法善学米芾,由於书风酷似,受歷代书家所讚称。苏东坡曾赞誉米芾书法“沉著痛快”,这句话用来评价吴琚的书法也算贴切。这幅作品不论线条与结构,都透露出彷彿米芾那般俊逸洒脱、痛快淋漓的神采,但是却没有一般米字裡所见那种肆意纵横的习气。

这件作品的外观形式称為“条幅”,它的出现与当时鉴赏的喜好、住屋的营造变化,有著极大的关联。书法作品从手卷到立轴形态的变化,大约开始逐渐兴盛於南宋末期至元代初期之间。这种条幅的形态原本是如宗教画或鑑戒画等,掛置在室内堂厅壁上作為励志养性的装饰效果。《七言绝句》是目前所见最早一件掛轴形式的行书作品。

吴琚(活动於十二世纪后半),字居父,号云壑,河南开封人,生卒年不详。他的父亲吴益(1124-1171),是高宗吴皇后的弟弟,母亲是秦檜的长孙女。吴琚虽然出身外戚之后,却能“惜名畏义,不以戚畹自骄”,曾师事永嘉学派学者陈傅良(1137-1203)。乾道九年(1173),特授临安府(今浙江杭州)通判,约於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以部使者总管淮东军餉,后歷任荆州、襄阳(光宗绍熙二年离职)、鄂州(约在寧宗庆元元年,1195)知州,最后以镇安军节度使判建康兼留守,卒諡忠惠。

吴琚有多方面才艺,能诗词,有《云壑集》,可惜今不传,《四朝闻见录》录一首七绝《续光宗咏安榴》,《全宋词》也收录数首。他能作墨竹,《图绘宝鑑》记载他“尝作墨竹坡石,品不俗”。孝宗不但尊他為兄,也很欣赏他的诗文与书法,孝宗卒后,為韩佗冑所忌,不欲其在朝,而被遣往外州任官。他少有其他嗜好,平日喜欢以临古帖自娱,书风近似米芾,有些字还被误為米芾,如董史《皇宋书录》(一二四二序)引述友人的见闻,云:“吴琚工扁榜,鄂渚有压云二大字,极工,又有天下第一江山字,亦其所书。史尝见压云二字榻本,初疑為于湖(张孝祥)得意书,大略可与宝晋(米芾)琴臺字比。又天下第一江山,疑米老书者,及得谷中录示,始知又有琚之书也。” (何传馨) 


台北故宫藏吴琚《行书蔡襄七言绝句一首》

释文:

  • 桥畔垂杨下碧溪,君家元在北桥西。来时不似人间世,日暖花香山鸟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