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2016年08月21日 12:45 by:艺术迷网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兰州肃府本残本《淳化阁帖》

《淳化阁帖》(兰州肃府本残本,共218图)

《淳化阁帖》是中国最早的一部汇集各家书法墨迹的法帖。所谓法帖,就是将古代著名书法家的墨迹经双钩描摹后,刻在石板或木板上,再拓印装订成帖。《淳化阁帖》共10卷,收录了中国先秦至隋唐一千多年的书法墨迹,包括帝王、臣子和著名书法家等103人的420篇作品,被后世誉为中国法帖之冠和“丛帖始祖”。其中,第一卷收录先秦至唐19位帝王的书法,包括东晋明帝司马绍《墓次帖》、康帝司马岳《陆女郎帖》、哀帝司马丕《中书帖》等。

宋淳化三年(992年),太宗赵炅令出内府所藏历代墨迹,命翰林侍书王著编次摹勒上石于禁内,名《淳化阁帖》。此帖又名《淳化秘阁法帖》,简称《阁帖》,系汇帖,共十卷。第一卷为历代帝王书,二、三、四卷为历代名臣书,第五卷是诸家古法帖,六、七、八卷为王羲之书,九、十卷为王献之书。元赵孟頫《松雪斋文集·阁帖跋》曰:“宋太宗……淳化中,诏翰林侍书王著,以所购书,由三代至唐,厘为十卷,摹刻秘阁。赐宗室、大臣人一本,遇大臣进二府辄墨本赐焉。后乃止不赐,故世尤贵之。”宋代记录此帖为木板刻,初拓用“澄心堂纸”、“李廷珪墨”,未见此种拓本流传。淳化阁帖是我国最早的一部丛帖,由于王著识鉴不精,致使法帖真伪杂糅,错乱失序。然“镌集尤为美富”,摹勒逼真,先人书法赖以流传。此帖有“法帖之祖”之誉,对后世影响深远。 

因帖石早佚,摹刻、翻刻甚繁,顾从义本、潘允亮本、肃府本等较著名。 


故宫博物院藏南宋拓本,钤“乾隆御览之宝”、“懋勤殿鉴定章”等印。白纸挖镶剪方裱本,麻纸乌墨拓,每页尺寸纵25.1cm,横13.1cm。每卷末皆有"淳化三年壬辰岁十一月六日奉旨摹勒上石"篆书刻款,完整难得。 


宋陈思《宝刻丛编》,清王澍《淳化秘阁法帖考》,容庚《丛帖目》等书著录。 


宋仁宗庆历年间,宫中意外失火,拓印《淳化阁帖》的枣木原版不幸全部焚毁,因而初期的拓本就显得异常珍贵,被视为宝物,价值连城。


自宋太宗淳化三年(九九二)摹勒《淳化阁帖》后,全国各地辗转传刻,遂遍天下。


著名者有二王府本、绍兴国子监本、大观太清楼帖、淳熙修内史本、泉州本、北方印成本、乌镇张氏本、福清李氏本、世堂本、临江戏鱼堂帖、利州帖,黔江帖等等,卷帙类同。又有庆历长沙刘丞相帖、潘师旦绛州帖、绛公库帖等,稍加损益,卷帙亦异。其他琐琐者又数十家。令人遗憾的是以上宋代《淳化阁帖》原石均已佚失。现存《淳化阁帖》

刻石仅有三种: 


①明万历四十三年(一六一五)“肃王府遵训阁本”(俗称“肃府本”) 

②清顺治三年(一六四六)陕西费甲铸按肃府初拓本摹刻一部,置于西安碑林(俗称“西安本”或“关中本”)

③清初虞氏据《肃府本》早期拓本重摹上石,现存江苏溧阳县甓桥镇虞氏宗祠(俗称“溧阳本”)。


但近日《淳化阁帖》无宋代刻石传世的共识被杭州文澜阁旧址新近发现的《淳化阁帖》刻石打破。此套《淳化阁帖》刻石目前放置在杭州孤山路二十八号文澜阁旧址(现为浙江图书馆古籍部所在地),此阁初建于清乾隆四十七年(一七八二),是清代为珍藏《四库全书》而建的七大藏书阁之一,也是江南三阁中唯一幸存的一阁。《淳化阁帖》刻石就存放在大院西侧碑廊内,碑廊建于一九九四年,内设碑墙两堵,自南而北纵向延伸,墙外用玻璃框保护,中间为《浙江藏书楼碑记》隔开。坐南一堵碑墙镶嵌《淳化阁帖》刻石四块和《清啸阁帖》、《左璞堂帖》、明清墓志杂石等,其中《阁帖》四块仅见单面(见图四),其背面镶嵌明代墓志数块。坐北一堵碑墙镶嵌《淳化阁帖》刻石二十一块(按:由碎石拼配者作一块记数),能见刻石正、背两面(一面面朝东,一面面朝西,见图五、六)完整刻石长一○二厘米,宽二九厘米。 

据资料记载,这套刻石在清乾隆四十六年(一七八一)由张燕昌(芑堂)从西吴旧家为孙仰鲁(寿松主人)购得。一九三三年孙氏后人侯康先生将帖石捐赠给浙江图书馆,当时曾有整套帖石拓片流传,浙图至今还保存有一套当时帖石拓片。解放后,这套帖石逐渐淡出了文物工作者的视线,“文革”中帖石又遭受一定程度损坏缺失。一九九四年有识之士在浙图红楼走廊内发现这批刻帖,建议保护陈列,遂建碑廊储之。 

对帖石版本过去一直无法识别,一般视为明清刻石别本,二○○四年春,笔者携《肃府本》前往对照,亦无果而返。二○○六年,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施安昌先生用故宫博物院新印《懋勤殿本淳化阁帖》进行了比对,认为《懋勤殿本淳化阁帖》就出自这套刻石。此事立即引起了笔者的关注,如果确定的话,浙江图书馆《淳化阁帖》刻石就是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汇刻帖的原石,其意义非同寻常。这一宋代刻石的重新确认是近年来碑帖学上的一个重大发现,它能为帖学研究带来最原始的刻石信息。 


要鉴定此套刻石的刊刻年代,需要对现存残石的刊刻内容、卷版标号、卷尾刻款、残石的材质、石花纹理、石裂纹等等进行综合分析处理,令人遗憾的是,一九九四年修建碑廊时对《淳化阁帖》刻石上墙陈列是比较盲目的,未经细致核对,排次极为混乱。我们面对的是一套排列错乱颠倒的刻帖,好比一幅搅混的扑克牌,为进一步展开研究,有必要先对刻石进行编号排次,编号原则“自上而下,自右而左”,现编号如下:

 
坐南单面刻石四块,命名为“单一”、“单二”、“单三”、“单四”。 


坐北双面刻石二十一块,其中面东向者,依次命名为“东一”、“东二”……面西向者,依次命名为“西一”、“西二”……

经一石一帖地核对统计后(参见附录),我们发现浙江图书馆收藏《淳化阁帖》现存刻石二十五块(四十六面),保存了《淳化阁帖》原本的五分之三强。卷版标号有三种样式,例如:“五五”(纯数字版号,前为卷号,后为版号),“甲六”(天干数字混和编号),“十卷九”(卷字编号)。卷尾淳化三年刊刻题款后尚有大量余地(见西七石后),但未刻任何题刻信息,从中我们可知,当年刊刻此帖时,就未加刻摹勒时间、地点、摹刻人名等鉴定要素。虽然为进一步鉴定带来难度,但是未刻刻款这一条信息,就能排除宋代一些有刻款的《阁帖》,例如:淳熙修内史本,其卷尾楷书题作“淳熙十二年乙巳岁二月廿五日修内史恭奉圣旨摹勒上石”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