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2016年08月15日 15:32 by:艺术迷网

此作品为落款“下浣老衲南谷肃”之人于1725年九月临摹的董其昌字帖《佛说阿弥陀经》,颇有几分功力,被日本龙谷大学大宫图书馆所珍藏。

日本龙谷大学大宫图书馆收藏  隆日编译

1725年一位落款“下浣老衲南谷肃”临摹的董其昌字帖

董其昌的书法作品清淡中见幽远,娟妙中含虚和,呈现出一派淡泊宁静、潇洒自如的仙逸之气。他的书法作品是经过哲思和禅思之后的心灵之迹,康熙称赞道:每于若不经意处,丰神独绝,如清风飘拂,微云卷舒,颇得天然之趣。

董其昌有较深的佛学底蕴,师从莲池大师,号香光居土。并且通晓禅宗,与禅宗有着密切的关系。他一生游历寺院,与僧人交往频繁,曾多次参拜当时著名禅僧达观禅师和憨山大师等人,与他们论佛谈禅。董其昌还经常抄写佛经,如《大佛顶首楞严经册》、金刚经、心经等佛经名经,有着深厚的禅学修养。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日本藏【佛教写经精品】1725年《南谷肃临<董其昌佛说阿弥陀经>》

明礼部尚书谥文敏董公小像(南京博物院藏)

董其昌的书法,历来评说褒贬不一。褒者倾其溢美之词,清代著名学者、书法家王文治《论书绝句》称董其昌的书法为“书家神品”。谢肇称其“合作之笔,往往前无古人”。周之士说他“六体八法,靡所不精,出乎苏,入乎米,而丰采姿神,飘飘欲仙”。但对董其昌的批评者也很多,包世臣、康有为最为激烈。包世臣云:“行笔不免空怯”。康有为《广艺舟双楫》讽刺道:“香光(董其昌)虽负盛名,然如休粮道士,神气寒俭。若遇大将整军厉武,壁垒摩天,旌旗变色者,必裹足不敢下山矣!”

董其昌走上书法艺术的道路,出于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起因是在考试时书法不好,遂发愤用功自成名家。这在他的《画禅室随笔》有所记述,其中还自述学书经过:他在十七岁时参加会考,松江知府衷贞吉在批阅考卷时,本可因董其昌的文才而将他名列第一,但嫌其考卷上字写得太差,遂将第一改为第二,同时将字写得较好些的董其昌堂侄董源正拔为第一。这件事极大地刺激了董其昌,自此钻研书法。董其昌回忆说:“郡守江西衷洪溪以余书拙置第二,自是始发愤临池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