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吴存义书画纨扇

2016年08月15日 14:53 by:艺术迷网
吴存义笔墨流传极少,故弥足珍贵。此处所介绍的诗话纨扇两幅皆为绢本,规格:27*26.8cm。花卉作品,深得文人画正传,用笔典雅,气息醇厚。款下钤“和父”朱文印。

书法作品为自作诗两首,字法远承赵松雪,益以清新刚健,结体宽博,正面示人,不做欹侧之态。虽为行书,可见楷法用笔,可见草法用笔,亦草亦行,亦行亦楷,无不得心应手,妙造天然。若楷法,可看“野”,“灯”诸字,若草法,可看“篷”,“忆”等字。风字中间部分,省去首笔横画,此种结字方法,从习碑者笔下,偶一可见。字与字之关系,随行分布,大小错落,一任笔之所之,绝无刻意安排,意趣自生。通篇用笔,干净爽快,不着痕迹。尤以点划的转折处,最具风神,令人缅想书者运笔的从容气度。清季书家,多以金石之学为底蕴,摒除娟秀,易以雄强。吴存义出身翰林,为官学政,诗文儒雅,远播边省,固属一时名流。书风堪与诸大家比肩,亦属难能可贵。此作洁净清晰,笔墨纤毫毕见,识者自可于点画细微处玩味之。下钤“臣吴存义”白文印。


清代吴存义书画纨扇







清代吴存义书画纨扇

吴存义(1802-1868)字和甫,号荔棠,室名榴实山庄。江苏泰兴人。清道光18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道光23年督云南学政,咸丰3年,任国史馆纂修,5年,任翰林院侍讲,再出云南学政。10年,任顺天府府丞。同治2年,署工部侍郎,出督浙江学政,同治7年卒。著有榴实山庄文2卷,诗6卷,词1卷,遗稿10卷。
督云南学政期间,边徼士风敦朴,吴存义力倡经史为学,文风丕变,成效卓然。28年丁母忧归。其母,吴赵氏,刁铺赵家庄富室女也,生前常往东岳庙(刁铺尼姑庵)进香祈祷。吴存义守孝期间,思念贤母,乃择吉日,于归乡守孝次年4月登临东岳庙,进香上炷,并为东岳庙书“迁建东岳庙碑记”。今碑文尚在。又其时,家乡遭水灾,吴存义议赈,亲临富家募捐,人多感其诚,乃出赀米,吴存义驾小舟,散给饥民,全活甚众。咸丰10年,英法联军入京师,上幸热河,朝官多挈家出走,吴存义诫家人勿妄动。事定,朝廷叙城守功,举吴存义名,吴存义扶病起,上书曰:府丞吴存义,抱病家居,未有锄奸城守之劳,不敢冒受赏。

其后人吴贻芳,曾任金陵女子大学校长,是我国著名女教育家,吴存义是其高祖。

附:罗继祖先生跋文:

文龙示我泰兴吴公存义诗画纨扇,云得之昆明友人。考清史稿本传,公通籍后,即出任云南学政,使边徼文风丕变。咸丰中,再典滇学,士益亲附。同治复以侍郎督学吾浙。大兵之后,弦诵重兴,士知以经史为学,公之教也。李莼客越缦堂日记亟称之。公笔墨不多见,故足珍异。字法松雪,不出馆阁体。诗如“参天万树绿围屋,野渡一灯红过溪”则佳句也。秋帆下无称谓,度为幕宾之属,无可考矣。文龙将付装池藏之,为书数语如右。 癸酉初春甘孺九九老人罗继祖书于连湾寓居之白云山庄。
注:“秋帆”为“秋航”之误




花卉
标签:吴存义 纨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