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元代倪瓒《江渚风林图》轴高清

2016年07月15日 21:18 by:艺术迷网

元 倪瓚 江渚風林圖 軸

倪云林《江渚风林图》轴,墨笔纸本,款署“至正癸卯”,时倪氏五十八岁。原为顾洛阜旧藏之物,今藏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此图上有明初宋濂、明末项元汴,清初缪曰藻、孙承泽、高士奇,清中期王澍,晚清吕松壑等人鉴藏印,并著录于缪氏《寓意录》和高氏《江村销夏录》。此图真伪姑且不论,宋濂鉴藏印亦有些存疑,但应可谓流传有绪。只是鉴藏印中的安吴朱荣爵、上海周子寓、海阳吕松壑三家生平不详。

Period:Yuan dynasty (1271–1368)

Date:dated 1363

Medium:Hanging scroll; ink on paper

Dimensions:Image: 23 1/4 x 12 1/4 in. (59.1 x 31.1 cm) Overall with mounting: 102 1/4 x 22 1/4 in. (259.7 x 56.5 cm) Overall with knobs: 102 1/4 x 27 1/2 in. (259.7 x 69.9 cm)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元代倪瓒《江渚风林图》轴高清

在上海博物馆举办的《翰墨荟萃》大展中,《江渚风林图》也是一件倍受瞩目的重要展品。     

但几乎没有观众知道,《江渚风林图》是一件有恩怨故事的展品。这幅画后来导致了两个好友的“绝交”。有关其中的掌故,我在撰写《倪瓒二画考辨》(见《翰墨真赏》,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2年11月)一文时,因限于文章体例而未能予以展开。此图在民国年间(1938年前后)曾经为蒋穀孙(祖诒,1902—1973)收藏,但其从何处购得,今已无考。蒋氏是民国年间上海著名古籍碑帖收藏家和古董商人,1948年前后去香港,后定居台湾。陈巨来写有《记蒋密韵后人》一文,专述蒋穀孙的“八卦”故事,今已“脍炙人口”,此不赘述。

《江渚风林图》曾著录于吴湖帆《丑簃日记》(见《吴湖帆文稿》,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4年9月)1938年3月3日的日记中:

又蒋穀孙取来云林小幅,即董香光赏识之“江渚暮潮初落,风林霜叶浑稀。倚杖柴门阒寂,怀人山色依微。至正癸卯九月望日戏为胜伯徵君写此,并赋小诗。倪瓒”一图也。此画为项子京旧藏,后归高江村,载入《销夏录》中者。下角有“宋学士景濂”一印,精品也。

   “宋学士景濂”印应是“金华宋氏景濂”印。但在当天的日记中并未明确记载:《江渚风林图》是还给了蒋穀孙,还是留在了梅景书屋。而在三个月后的6月26日日记中又有记载曰:

曹友卿携穀孙易物来,带去倪云林《江渚风林图》、毛影宋钞《梅屋诗余》、《石屏长短句》、《槃斋乐章》三书、《花草粹编》一部、金孝章校明钞《金国南迁录》一本、宋刻《后村词》一卷,倪画原非易中物,毛钞《梅》、《石》二种余旧藏。带来余旧藏《汉侯獲碑》二轴、元拓《史晨前后碑》二本、明拓《景君》、《韩敕》、《郑固》三碑及张伯雨书轴。以上三物去年易去,余为托穀孙经售梁楷画,故易之。后梁画未成交,余欲易还,而穀孙不肯,索之再三,终不理会。近观云林《江渚风林图》被余扣住将一月,乃得将原物易归,盖五汉碑皆外祖沈公物也。

上述之事的大致经过是:吴湖帆曾委托蒋穀孙卖掉一幅梁楷画,而将《汉侯獲碑》等五种汉碑拓本转卖给了蒋氏。但因梁楷画后来未能成交,所以吴湖帆就想将五种汉碑拓本赎回。但他再三追索,蒋氏始终不肯。而恰好蒋氏的藏品《江渚风林图》一个月前已在吴湖帆手中,所以扣下倪画不还。蒋氏无奈之余,只得托曹友卿将五种汉碑拓本归还。而吴即将《梅屋诗余》等六种古籍和钞本抵作购回五种汉碑拓本的价款,同时也将《江渚风林图》还给了蒋氏。

吴湖帆外祖父沈树镛旧藏五种汉碑拓本,除《郑固》外,其余四种均著录于沈氏《郑斋金石题跋记》(吴湖帆辑校稿本今藏上海图书馆)一书中,可谓是梅景书屋中的祖传之物。虽非稀世名拓,但对吴湖帆而言,其中寄托了有一种对祖先的特殊情感。而吴湖帆当初之所以要将之转让给蒋穀孙,都是因为那幅梁楷《睡猿图》所“惹的祸”。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张大千在苏州网师园中,以宋人佚名(一说是牧溪)册页《睡猿图》为蓝本,赝制《睡猿图》轴,并署南宋画家梁楷款。伪添南宋著名刻书家、贾似道门客廖莹中题字:“梁风子睡猿图神品”。并用木印仿制名家鉴藏印钤于图上,又请苏州人周龙苍做旧。再暗托天津某古董商携至上海兜售,云是从清宗室府中流出,据传当时售价为十两黄金。后此图为吴湖帆收藏,成交价格不详。吴湖帆还将此图著录于《吴氏书画记》卷一中。        

时张大千与吴湖帆交往甚密,常至梅景书屋鉴赏书画。当张见此图已被吴视为珍秘之物时,又不便明言,只是婉转告知此图似不可靠,暗示应转售此图。吴湖帆时在上海书画鉴定界号称“一只眼”,自负甚高,故不为所动。在此期间,张大千还曾介绍广东买家到吴家观赏《睡猿图》,当是有意为之中介。后张大千再仿一幅同图式梁楷《睡猿图》(据说后为王季迁收藏)送好友陆丹林,陆携此图至吴家请鉴赏。此时吴湖帆方知当初“走眼”,但关乎自己名誉,故亦不明言。遂延请叶恭绰为此图作长跋,叶跋中有“纸莹如玉,墨黝如漆,光采竦异,精妙入神”,以及“使艺林得沾法乳,神而明之,存乎其人。有志之后学,不惊为河汉”等夸张不实之辞。并在诗堂上大字题曰“天下第一梁风子画”。不知当初叶先生是在怎样情形之下作此长跋和题字,是否真属“走眼”?还是两人“合谋”?但叶先生在后来出版之《矩园余墨》、《遐庵谈艺录》等书,此段长跋未予刊入。传抗日战争结束后不久,《睡猿图》以高价卖给一美国人(一说日本人),今藏美国檀香山博物馆。此是后话。

吴湖帆和蒋穀孙两人经过了《江渚风林图》风波后,似乎从此“绝交”。至少在以后的《丑簃日记》中,蒋的名字再没有出现过。而在此之前,蒋的名字几乎每隔一二天就会出现在日记中。即便是后来潘静淑治丧期间,海上名人和亲朋皆往吴府吊唁奠仪,也仍未见有蒋穀孙的名字。在1938年7月12日的日记中,记录了“大嘴”陈巨来的传话:“巨来云,前日冒鹤老得袁某绝交书后日记云:‘○○来书绝交,此损友也。听之。’寥寥十余字,斩钉截铁,胜绝交书万倍也,敬佩敬佩。”如不了解此前吴、蒋之间曾经发生的事情,则上述文字中所暗含的旨意就无从“破译”也。

在当时上海书画鉴藏界,梅景书屋是一个著名的交易“沙龙”。失去了吴湖帆这个重要客户和交易平台,就蒋穀孙来说,对生意上的影响应该是不小的。但在他的同乡《张葱玉日记》(上海书画出版社2011年)中发现了他的一些行踪。张珩和“好事家”谭敬等人都是当年古书画市场上一掷千金的“豪客”,也是蒋穀孙、曹友卿、刘定之、孙伯渊、钱镜塘等著名书画商人的大主顾。但蒋氏好像是伤了“元气”,生意阑珊,所以他的名字在《张葱玉日记》中出现的频率远比《丑簃日记》中少了许多,似已日渐被“边缘化”。平心而论,蒋穀孙看碑帖古籍的眼力堪称一流,似与吴湖帆在伯仲之间,两人皆家传、天赋、勤奋三者兼备。而看字画则稍逊吴湖帆、张珩诸人一筹,此乃术业有专工也。

但有关《江渚风林图》之事,在陈巨来的《记蒋密韵后人》一文却出现了另外一个“版本”。他说:“在吴、蒋交欢时,二人时时相互作买卖,亦时借物赏鉴,在蒋临去香港之前,曾向湖帆借明拓汉碑册校字,湖帆向蒋借倪云林二尺立幅一张,上有长题也。后蒋还汉碑时,吴竟云:‘说过对调倪画的呀。’穀孙亦无可奈

元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