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藏宋代米芾《临王献之东山松帖》高清

2016年05月27日 21:19 by:艺术迷网

宋代米芾临王献之《东山松帖》,《东山松帖》是王献之写的一通信札,为断札,有四字磨灭。“埭”(音带)即堵水的堤。“东山松更送八百”应是一句,其意是需再植松八百棵作护堤、美化之用。此帖下笔婆娑,百态横生,萧散秀逸。

此帖无款署和题跋。鉴藏印钤南宋“绍兴”连珠印、“内府书印”,明文徵明、刘承禧、吴廷及清曹溶等印。另有两方古印(文不辨)。原有清乾隆内府诸印和乾隆题语,已被刮去。

宋内府《宣和书谱》、《中兴馆阁录》,明董其昌《容台集》,清孙承泽《庚子消夏记》、安岐《墨缘汇观》著录。刻入明吴廷《馀清斋法帖》、董其昌《戏鸿堂法帖》,清《三希堂法帖》。


故宫藏宋代米芾《临王献之东山松帖》高清

《东山松帖》,晋,王献之书,纸本,行草书,纵22.8cm,横22.3cm。 传为米芾摹本。

释文:

    新埭无乏,东山松更送八百。叙奴□已到,汝等慰安之,使不失所。□□□给,勿更须报。 

注解

注:帖文有四处残损,符号□表示残文。

①埭:堵水的土坝。

②东山:即会稽东山,今浙江省上虞县南。是谢安出仕前隐居之地。东山再起,年逾四十复出为桓温司马。

③慰安:安抚,安慰。

④失所:失宜,失当。

书法赏析

笔致

《东山松帖》下笔婆娑,百态横生,萧散秀逸。表现出从意适变、洒脱不羁的美,不拘荣枯浓淡、正侧藏露,将生命的原色呈现于使转顿挫之间。其字势,散淡,漫不经心,信手布构,如田野学士,超朝参列。古法、家法都在这里隐遁,以自己之笔墨,抒自我之心胸,真可谓“洗尽尘滓,独存孤迥”。

布局

通篇无一字相连,字距行距宽松,表里澄澈,一片空明,如东山之松、竹、石、泉,悠然寥落,超然玄远,营造出一个晶莹鲜活的优美意境,表现着晋人潇洒超逸的胸襟。

作品评价

《东山松帖》是王献之一封书信的片断,存于清宫旧藏《法书大观》册中。寥寥四行,格调清新隽逸,大家风范俨然。因其中结字用笔时出宋代米芾意味,故历来研究者多断为米氏临本。

在《东山帖》中寻绎不到精丽的笔法,谨严的结构,甚至有败笔、“失体处”,而它自有一种不可抗拒的美。读《东山帖》当味其高韵远致,若斤斤于笔墨形质,则如缘木求鱼。

对于《东山松帖》为临本墨迹,刘涛认为:“中国古代的书家,历来注重墨迹。欣赏墨迹,不仅能“见字如见其人”的亲切感,还有令人浮想联翩的引力,更能于笔迹墨痕中体察用笔之法,领悟神采之妙。出于这种观念,传世的献之墨迹,尽管是临本墨迹,并非真笔,依然视为尤物。北宋之后,认在献之名下的墨迹,因为少得如凤毛麟角,人们就一概宽容地视为名作了。”

鉴赏著录

此帖无款署和题跋。《东山松帖》鉴藏印钤南宋“绍兴”连珠印、“内府书印”,明文徵明、刘承禧、吴国廷及清曹溶等印。另有两方古印(文不辨)。幅面左右两侧上方,被刮去部分是清乾隆内府诸印和乾隆题语“逸气纵横,冥合天矩”,金运昌认为这种现象是“晚清内监偷盗未遂之证。”

《东山松帖》著录于宋内府《宣和书谱》、《中兴馆阁录》,明董其昌《容台集》,清孙承泽《庚子消夏记》、安岐《墨缘汇观》。刻入明吴国廷《余清斋法帖》、董其昌《戏鸿堂法帖》,清《三希堂法帖》。

相关阅读

关于作者,沈尹默认为:“若《中秋帖》、《东山帖》,则是米临。”

金运昌也持相同观点:“宋代大书家米芾以善于临摹古法帖著称,自称‘集古字’。然传为其摹古之作,如王羲之《大道帖》,王献之《中秋帖》、《新埭帖》(《东山松帖》)等,皆带有很强的米氏个人风格,虽然笔精墨妙,但从保存“二王”原味的角度看,实不足取。”

许国平在《〈三希堂法帖〉考》一文中同样也认为:“三希堂所刻大王书中《二谢帖》,小王《新埭帖》,已见米家笔意。”
墨迹行书晋朝宋代书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