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八大山人那些"丑字"

2016年05月11日 12:04 by:萧沉

戏说八大山人那些"丑字"

八大山人的字,以晚年为佳,基本在六十岁以后。他晚年的字,往往以秃笔为之,中锋行笔,寓方于圆,且多以篆书笔法融入行草,极少提按顿挫,删繁就简,朴实雄浑。之所以形成这种风格与个性,对八大山人来说,绝非横空出世,而是基于他大半生的临池书写,体悟变化所得。以下笔者以为有必要对八大山人大半生的写字历程大致作个梳理,方可看清他的书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八大学名朱耷,系明代皇族王孙(朱元璋的第十七子朱权被封为宁王,世居江西,而朱耷则为朱权的第八代族孙,世居南昌)。八大在20岁前,因属皇族王孙,故家境生活很优越,得以受到良好的教育与书画薰陶。清人陈鼎撰写的“八大山人传”也记载说他“八岁即能诗,善书法,工篆刻,尤精绘事”云云。可知他所生活的这个王府家庭是很有些学习与交往诗书画方面的环境条件的,他本人在诗书画以及篆刻等方面也下过童子功。1645年,八大20岁时,清兵攻入南昌,明代皇族亦是捕杀对象,故世居南昌的朱氏皇族纷纷逃命躲藏,甚至改名易姓。八大也是在这一年“羸羸然若丧家之狗”(八大自语),逃亡到奉新山中。三年后(1648年),八大看明王朝复辟无望,便削发为僧,释名传綮,号刃庵,又自号雪个(参见《进贤县志》)。  

目前我们所能看到八大最早的一份能显示其“楷、行、隶、草、章草”五体尽能的作品是“传綮写生册”上的题跋,共有十一段之多。这个写生册是他在顺治十六年(1659年)完成的,也就是他34岁的时候(作品参见江西美术出版社 2003年版“八大山人全集”)。这五种书体的题跋,至少可看出八大在34岁时便已具有颇高的书法水平,并可看出——其楷书酷似欧阳询,行书学的则是二王,隶书出手汉碑,草书一般,而章草一看便源于索靖。  

他35-59岁这些年,书风也在逐渐演变,因中年阶段主事绘画,又趋于水墨写意与大写意的画风,故其题在画作上的字也多行书,为的是与画协调。而这一阶段的行书,也可看出他学习董其昌的浓重痕迹。学董之后,八大也转写过黄山谷,其57岁时所写的“行书刘伶酒德颂卷”,在落款处便明确写着“仿山谷老人书”的字样。他53至57岁在临川发病颠狂,焚毁浮屠服并还俗后的数年间,也很写过一阵狂草,用笔虽较快意草率,但气象感觉也是写过唐人怀素及明人祝枝山的。  

八大从59岁起,于书画作品上开始署名“八大山人”(此前署过一段时间的“个山驴”/也是他53岁那年还俗后对自己曾是秃头和尚的反叛与自嘲)。而自从叫了“八大山人”这个称呼以后,他的书画风格也随之成熟老辣起来。“八大”二字的涵义,据他自己说,就是“八大者,四方四隅,皆我为大,而无大于我者”云云(参见陈鼎”八大山人传“),可见年届六十的八大在结束了长达三十多年的僧侣生活以及躲避清廷追捕的惊恐年代之后,终于“原形毕露”般地重新找回了皇族王孙的气度,开始”大“起来了。而那时,清廷政权已稳,对追捕前明皇族的事情也已淡漠,此也是八大得以在俗世慢慢公开与文人墨客开始频繁交游的客观因素。 

正因八大的骨子里流着皇族的血,也正因从20岁到60岁这近四十年间的僧侣苦修与寂寞隐忍,当然也还因他中年以后在写字上开始更多钟情于石鼓文,古籀,泰山石经以及秦汉刻石等古朴简约的风范,他晚年的字才返朴归真,以篆书笔法入楷,入行,入行草,入草;且不择纸笔,浑圆内敛,寓大我的那股劲儿和蔑视正统圭臬的蛮横劲儿于奇犄的结字和笔画间,终于达到“无法无天”的境界了…… 

行文到此,我需要特别提醒一下当代许多“以丑为美”的中青年书法家,请不要忘了,八大可以无法无天,但你们不能!也没那个能力!因为八大从童年到花甲之年,是通吃通练过古人各阶段经典法书的,他有这个无法无天的资格。与此同时,他的无法无天也不是胡来的,他于文字学,篆法,隶法,楷法,行法,草法,章草法等等皆积有数十年的深厚功底,绝不是花三,五年时间临几遍或看几眼历代古人的碑帖就能够写成他那样的。写字虽需要灵气与悟性,但更需要实打实的临池功夫,否则充其量只能是眼高手低,永远是写得不如想得好。我本人便有深切的体会,就知道写不成,因为不肯下临池的硬功夫(我之于书法,由于自知写不成,故更多精力皆放在研读书法史与书法美学等问题上,也算是消遣吧)。 

还是天津已故书家吴玉如先生说得好:“学书,果重天禀,抑人力乎?吾以为恃天资高,每不能竟其业,盖见异思迁,遂成自画,资禀反以病已矣,痴呆又终不得超凡入圣,而后知天赋与力学,二者不可偏废也”……也就是说,太聪明的人写不好字,因为总是耐不住性子,脑瓜太活,容易见异思迁,不肯花时间踏实临写,而太愚笨的人也写不好字,这种人虽肯花时间下死功夫临池,却因缺乏天资悟性而终究不能超凡入圣。只有两方面兼具的人,才有把字写成“大家”的可能。唉,写字这事儿啊,若要写出大师成就,您别说,还真难!


 

 

 

 

 

 

 

 

 

 
     八大山人己卯(1699年)行楷临《兴福寺半截碑》

 前十九页纵二五·三厘米,横 八·五厘米;钤印:遥属

第二十页纵二五·三厘米,横 四·六厘米。钤印:(屐形)八大山人
此册张大千先生旧藏,大千先生 题签,通体完整,书法已将进入老境,笔法浑厚,字体外形气盛,而内含丰满,耐人寻味。

《兴幅寺半截碑》是唐朝和尚大雅集王羲之帖中之字,为一位将军立的碑。唐朝的王羲之帖,真伪难辨,集字双钩上石,难免失真。但究竟可以追寻唐朝人认为王羲之的书体。八大山人在辛酉1681《山水轴》上有“禊堂”印,在癸酉1693《画鸟轴》上有“晋字堂”印,他临《临河叙》有十数次之多(现存原迹有十一件),可见他对王羲之的书法,热诚研习。此碑晚明万历年间在陕西发现,八大山人得其拓本必极兴奋。是当时可据以为研习王羲之书法最新材科。但书写此册之时,已卯1699他自己的书体已经形成,所书在字形表面上看,仍是八大山人晚年书法的面目,而晋人书法之气贯,却蕴藏於内,难以点画求之。
帖后有汤云松题识,有汤氏藏印二方。张大千先生藏印三方。

 















 

 
    八大山人手札

 

 


    八大山人好友黄安平所绘八大全身像 

 

    八大山人行书李白《新莺百啭歌》诗一首

   


     八大山人书画双挖 立轴

 









 



南昌市八大山人纪念馆

八大山人,名朱耷,江西南昌人,为明宁献王朱权九世孙,清初画坛“四僧”之一。明灭亡后,国毁家亡,心情悲愤,落发为僧,法名传綮,字刃庵。又用过雪个、个山、个山驴、驴屋、人屋、道朗等号,后又入青云谱为道。通常称他为朱耷,但这个名字用的时间很短。晚年取八大山人号并一直用到去世。其于画作上署名时,常把“八大”和“山人”竖着连写。前二字又似“哭”字,又似“笑”字,而后二字则类似“之”字,哭之笑之即哭笑不得之意。画山水,多取荒寒萧疏之景,剩山残水,仰塞之情溢于纸素,可谓“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为旧山河”,“想见时人解图画,一峰还写宋山河”,可见朱耷寄情于画,以书画表达对旧王朝的眷恋。
朱耷擅花鸟、山水,其花鸟承袭陈淳、徐渭写意花鸟画的传统。发展为阔笔大写意画法,其特点是通过象征寓意的手法,并对所画的花鸟、鱼虫进行夸张,以其奇特的形象和简练的造型,使画中形象突出,主题鲜明,甚至将鸟、鱼的眼睛画成“白眼向人”,以此来表现自己孤傲不群、愤世嫉俗的性格,从而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花鸟造型。
其画笔墨简朴豪放、苍劲率意、淋漓酣畅,构图疏简、奇险,风格雄奇朴茂。他的山水画初师董其昌,后又上窥黄公望、倪瓒,多作水墨山水,笔墨质朴雄健,意境荒凉寂寥。亦长于书法,擅行、草书,宗法王羲之、王献之、颜真卿、董其昌等,以秃笔作书,风格流畅秀健。   
明亡以后,朱耷抱着对清王朝不满的态度,在江西奉新县耕香庵落发为僧,时年二十三岁。后隐居江西进贤县介冈及江西永丰县睦冈等地。
顺治末年,当他三十六岁时归南昌,回到青云谱(青云圃)道院,花了六、七年时间,才使这坐道院初具规模,并在这里过着“一衲无余”与“吾侣徙耕田凿井”的劳动生活。他想把这里造成一块世外桃源,以求达到他向来“欲觅一个自在场头”的愿望。但这个“自在场头”毕竟是建立在清王朝统治之下,“门外不必来车马”是不可能的。因为常有清朝权贵来此骚扰,他常浪迹他方。

康熙十七年他五十三岁时,临川县令胡亦堂闻其名,便延请他随其僧长饶宇朴等到临川官舍作客年余。这使他十分苦恼郁愤,遂佯为疯癫,撕裂僧服,独自走回南昌。一年多后,他又回到青云谱,并在这里度过“花甲华诞”。当他六十二岁时,不再做住持,便把道院交给他的道徒涂若愚主持。
后又隐避在南昌附近的北兰寺、开元观等处。并常卖画度日。后来自筑陋室,名“寤歌草堂”,孤寂贫寒地度过了晚年。叶丹居章江有《过八大山人》一诗云:“一室寤歌处,萧萧满席尘蓬蒿藏户暗,诗画入禅真。遗世逃名老,残山剩水身。青门旧业在,零落种瓜人。”
    如果不是明亡,青春如歌的朱耷该是个公子王孙,有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偏偏江山易主,为避新朝诛杀,东躲西藏,苟且偷生。虽然家学厚实,诗书皆工,岂能换口饭吃?为了防止被人察觉,只能装聋作哑,隐匿山野。奔波数年,倦了世俗,他便跑到奉新山上削发为僧,做起了小和尚。正如其诗云:栖隐奉新山,一切尘事冥。而真正事佛研究、重操书画是在朱耷28岁以后。他到进贤县拜颖学弘敏禅师(耕庵老人)为师,从此翻破黄卷,熬尽青灯;潜心佛学,渐成大器。因长期埋名掩姓,积郁良久,无处发泄,大约在33岁时朱耷成了疯癫,以此消释内心苦痛。

朱耷除了法号传綮,还有许多号和别号,最为人所熟的是八大山人。天下八极,算老子最大。由此可见,八大表面上装疯卖傻,内心却一日不忘自己是朱皇明室的嫡系遗少。关于八大的疯癫,陈鼎《留溪外传》有过记载:“初则伏地呜咽,已而仰天大笑,笑已,忽鋂趵踊跃,叫号痛哭,或鼓腹高歌,或混舞于市,一日之间,颠态百出。”有人说八大并没有疯,只是装疯而已,以求得内心世界的平稳。也有人说他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症。不管是真是假,八大确是一个人格不完善的奇人。这种人格的不完善不仅仅表现在日常俗态上,更重要的是体现在他的画作中。他的鱼鸟胜于山水,因为在他眼里,满目青山绿水已被清人“霸占”,他只是这山中的鸟,水中的鱼。他离不开这山,他忘不了那水,但他又不愿与这些易主的山水合作,所以他的笔墨极其简练。你看那《孤禽图》、《双鸟》、《荷叶翠鸟》、《游鱼图》……哪一个不是白眼朝天,不屑一顾;或者缩着脖子,懒得答理;或者只看眼前,山水全无……恰如《孤禽图》中的那只孤鸟。

  • 来源:转载
  • 原作者:萧沉 -
  • 版权声明:欢迎转载,但请以连接方式备注出处、作者。
  • 本文链接地址:
  • 文章名:戏说八大山人那些"丑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