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_历代名家书法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2016年01月18日 01:35 by:艺术迷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行书《昼锦堂记》米芾版(存疑)

闲话米芾书《昼锦堂记》

2012年2月12日 作者:lfbifenban

“昼锦堂”是宋代三朝宰相韩琦回乡任相州知州时,在州署后院修建的一座堂舍。并据《汉书?项籍传》中“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之句,反其意而用之,故名“昼锦堂”。

《相州昼锦堂记》是宋代大文学家欧阳修为当朝重臣韩琦所修“昼锦之堂”所做的题记。原碑由大书法家蔡襄书丹,是蔡襄大字楷书的代表作品。所书碑文,汲取颜书笔意成之,严谨遒劲,方圆兼备,颇有颜楷宽博大度的风神。为了表示对韩琦的敬重,蔡襄在创作过程中别出心裁,每字单独写上几十遍,择其最佳者进行拼合,故相州《昼锦堂记》又称“百衲碑”。

我所购得的这本米芾版《昼锦堂记》是安徽美术出版社1994年编印出版的。1997年初夏,我在琉璃厂中国书店发现并购得,很是喜爱,怕被弄丢了,从不借给人看,已经跟随了我整整15年了。此版原碑共四块,现存于陕西省蒲城县博物馆,是蒲城县馆藏石刻的重要文物之一。其中第二、三块碑有一小部分残缺,但所余部分保存完好。碑刻精妙!神采飞扬!文书交相辉映,艺术品位极高。常读可修身,勤诵可励志。
值得一提的是,从宋代起至清朝止,有记录的古代书法名家以《昼锦堂记》为内容创作的书法作品就有蔡襄、米芾、赵孟頫、祝允明、文征明、文彭、董其昌、朱耷、康熙、 钱泳等十多人。世人多知“蔡襄本”“赵孟頫本”“董其昌本”而鲜知“米芾本”。

前段时间,我把此帖翻拍后发到了天涯社区金石书画论坛版。反应不一。曾经有人在论坛上和我争论,一开始先说是“木板,刻工不佳”。我回复说“错!大错!特错!”。又说“楼上的我查了,这东西是明人伪作”。后来又说米芾是大书法家,他的书法作品流传有序,历史上均有记述,独此“米芾本《昼锦堂记》”碑刻不见文字记载,直到明中叶始见,言之凿凿颇为自信,还告诉我对比一下故宫藏米芾的《天衣禅师碑》等碑文让我比较。我回复说,“既是明人伪作,您最好帮俺查查是谁伪书的?又是哪位高手刻的碑文?传下这么好的东西,我得好好感谢他才是啊!”他回曰:“以前骗附庸风雅的白痴的假货放在现在都是古董,何必管它是谁刻的呢?”……

其实,我当年买回此帖后就已经比较过了。亦对此存疑,至今未消。因为那时候阅历尚浅,形不成有效的思维链条和合适的文字来充分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以把问题一直搁置到现在。
我果断终止了论坛里无聊的争辩,觉得这位好事者有点太好为人师了。遇到了爱较真儿的我算他不幸。但蜗牛角上斗短长的事情,对我来说,除了浪费宝贵的时间没什么实际意义。倒是上海老客很热心,贴发了《章吉老墓志》的图片让我参考。我很快回复了,表示感谢。

我反复核查了这几个人的生卒年和每个人现有的历史大纪年表,以出生年代的先后为序排列如下:

欧阳修,1007—1073年

韩琦,1008—1075年

蔡襄,1012—1067年
米芾,1051——1107年

蔡襄书丹《昼锦堂记》是在1065年,其时54岁。那时的米芾刚刚15岁,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孩伢子,就像早晨四五点钟的太阳,有的是时间和机会。而这么一篇闻名遐迩远播四方的精美题记,前有大家蔡襄首书,后有元代的赵孟頫,明代的董其昌,还有其他上述诸公都写了,那么比蔡襄稍后一些的酷爱书法艺术的米芾又为何写不得呢?

以我观之,此碑与米芾流传下来的其它碑帖相比较风格差异明显(这也是很多书法爱好者的第一印象),不可以一类而等同视之。因为手头没有更多的佐证资料,我只能初步判定,这可能是米芾的中年之作,风格未定,笔力劲健潇洒,已见奔放之意,但还没有后来的八面风神般的风樯阵马之姿。如是伪书,那么此碑的综合水准要胜过老米目前流传下来的有文字和图片记录的其他所有书作。要说元人伪书,我还有相信的可能,说是明人伪书,证据不足,也很有些牵强。我也数次翻阅过《中国书法史》和友人赠送的不同版本的《中国书法“全”集》,但我从不一味地迷信于书上所描述的所谓的历史记述。因为,自宋元以降,画风还算繁盛,也流传下来不少佳作。而书法,尤其是楷书已渐式微,书法大家更是鲜见。而书中记述也并不全面,疏漏颇多。在我的审美世界里,所谓明的书法大家董其昌之流的作品又太过于流俗,绝非高雅之作。所以,我只是在和其他书法家作比较用到明代书法时才会有选择地瞜上几眼,却从不购买,也更不会去花这笔冤钱。

我想,那位留言论辩的同好所下的结论有些过于武断也有些过于高抬明代书法的水准了。在我猜测看来,他或许是太囿于纯文字理论的迷惑陷入了迷局,亦或许是太过依赖于历史的文字和图片资料的记述,亦或是自己的书写水准和审美水平还有待提炼升华,抑或还有其它的我所不能揣测的原因。但我认为,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的审美眼光有问题。

另外,客观地讲,没有文字记述的东西不一定就不存在,也不一定都是伪作。而真实存在的东西也不都是真迹上品。我同时还相信,“大家”的东西有些作品必定会流传的很广,也必定有一些会鲜见于世甚至仙遁于世杳无踪迹。我想,此碑既为私人所藏,主人(如果是我的话)必定珍爱之极,绝不会轻易示人,也必定因此而流传不广。就像王羲之的代表名片《兰亭序》不是也被传给唐太宗李世民做了陪葬了么!我们现在看到的诸多版本的《兰亭序》,不也是各家的水平风格各异的摹本么?而我2010年腊月二十六日于中国书店购买的《北魏元瓒墓志》乃是公元519年所刻,也是近些年才发现的魏碑精品之一,之前的所有的书法类专业用书中也均无记述。我想问一问那些好为人师者,面对此碑,你能无视它已经尘封了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存在么?

还有,一个大书法家不可能只会写一种书体。像我这样一个闲人还会五六种风格的字体呢,更何况是集诗、书、画、收藏、鉴定于一体的一代大家米颠米元章呢?退一步说,就算是伪作(我也判定伪作的成分大),但此作不论是书者还是镌刻者,水平甚高,且品位高雅大方,不落俗套!形神俱佳!颇具风采!配给米芾,“傍傍”名人,也不冤枉。就是放在当今,不论是考量其艺术水准还是历史和文化的综合价值,能有几个人敢说自己能达到这样的艺术高度呢?至少比当下依靠什么“主席副主席秘书长副秘书长”的位子和那些炒作出来的颇有“名气”的借机大捞特捞的诸公列位,比那些靠着模仿启功、刘炳森、张海等人书法作品过活的人要强的多得多得多!是骡子还是马,如果不嫌寒碜的话,可以一起出来遛遛嘛!不想得罪斯人们,因为他们为名所累,唯利是图,下车伊始,派头十足,且大多气量狭小,根本不值得我在他们身上浪费精力和笔墨,就不举例说明了。

说前者是艺术品,当之无愧!后者则是无数人用无数宣纸制造的无数垃圾!名副其实!

经过反复地仔细核对,我发现米芾的版本有几个字与原文所载有出入,其中“高写做巍”“播写做布”皆是近义词;“遗写做贻”应为同义异体字;“议写做疑”亦应为同义字。按照古文的意思都能解释的通。我在原文的后面用括号加以标红,以示区别。另外,第二第三块碑石残断所缺之字我皆以蓝色标记,以作参考佐证。

《相州昼锦堂记》全文如下:

仕宦而至将相,富贵而归故乡。此人情之所荣,而今昔之所同也。

盖士方穷时,困厄闾里,庸人孺子,皆得易而侮之。若季子不礼于其嫂,买臣见弃于其妻。一旦高车驷马,旗旄导前,而骑卒拥后,夹道之人,相与骈肩累迹,瞻望咨嗟;而所谓庸夫愚妇者,奔走骇汗,羞愧俯伏,以自悔罪于车尘马足之间。此一介之士,得志于当时,而意气之盛,昔人比之衣锦之荣者也。

惟大丞相魏国公则不然:公,相人也,世有令德,为时名卿。自公少时,已擢高(巍)科,登显仕。海内之士,闻下风而望余光者,盖亦有年矣。所谓将相而富贵,皆公所宜素有;非如穷厄之人,侥幸得志于一时,出于庸夫愚妇之不意,以惊骇而夸耀之也。然则高牙大纛,不足为公荣;桓圭衮冕,不足为公贵。惟德被生民,而功施社稷,勒之金石,播(布)之声诗,以耀后世而垂无穷,此公之志,而士亦以此望于公也。岂止夸一时而荣一乡哉!

公在至和中,尝以武康之节,来治于相,乃作“昼锦”之堂于后圃。既又刻诗于石,以遗(贻)相人。其言以快恩仇、矜名誉为可薄,盖不以昔人所夸者为荣,而以为戒。于此见公之视富贵为何如,而其志岂易量哉!故能出入将相,勤劳王家,而夷险一节。至于临大事,决大议(疑),垂绅正笏,不动声色,而措天下于泰山之安:可谓社稷之臣矣!其丰功盛烈,所以铭彝鼎而被弦歌者,乃邦家之光,非闾里之荣也。

余虽不获登公之堂,幸尝窃诵公之诗,乐公之志有成,而喜为天下道也。于是乎书。

尚书吏部侍郎、参知政事欧阳修记。(襄阳米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