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素草书《苦笋贴》高清

2015年10月30日 00:21 by:艺术迷网

《苦笋帖》为绢本,现收藏于上海博物馆。它纵25.1厘米,横65.5厘米,正文只有二行共计十四个字,写的是:“苦笋及茗异常佳,乃可径来,怀素上”。这是一封作者写给友人的书信,意思是说,苦笋泡茶是非常好的饮料,可以再送来,落款为“怀素”。

《苦笋帖》全篇只有14个字,但是瘦肥相宜,流畅生动,中锋用笔,轻重合度。后一行字“乃可径来,怀素上”,几乎是一笔所书,是一幅难得的草书作品。


怀素草书《苦笋贴》高清

苦笋贴释文

苦笋及茗异常佳,乃可径来。怀素上。

略谈《苦笋贴》的三个特点

《苦笋贴》,传为怀素书。该帖写于24.8cm×12cm的绢上,2行14字,文为“苦笋及茗异常佳,乃可迳来。怀素上。” 因是短札,故未有狂态,且中规入矩,用笔精到,所以历来评价甚高。细品此帖,甚有所得,略述如下:

“势”,是书法之要素,它具有丰富的内涵和几乎无所不在的制约作用,并通过作品的许多方面表现出来。不同的作者和作品,“势”的表现特征便不同,故“势”的特征可以看作是书者独特的艺术语言。

以此来观《苦筍帖》之字“势”,会看到这样一个显著的特点,即几乎每个字行笔都能放得开,唯独在写末笔时无论是否与下一字相牵连,决不尽兴而止,而总是有节制地结束,并很快转入下一笔的起笔,又开放纵横了,就这样以字为节奏始放末收地循环着。从第一字“苦”字看,第一笔及第二笔的大弧放得开,而近结束时的小弧却收紧了;当写第二字“筍”时又放开了,至“筍”中之“日”时却收紧了;“乃”虽两笔,却极尽放纵,但行笔即将结束时象突然勒住一般,并很快接入下一字“可”字的起笔。《苦笋贴》的这个特点,既未见于怀素的其他作品,也未见于他人的作品,确实是非常特殊的。如果说像张旭的《古诗四帖》和怀素的《自叙帖》一类是纵势的话,那么,《苦筍帖》这种有节律、有节制的特点,正可称作“节势”。

这种“节势”的特点,如同呼吸开合相间,使欣赏者产生一种特殊的奇妙的感觉。这又颇似音乐中的切分音效果,从而改变了章法及书势的节奏和强弱变化,节奏感和跳跃感加强了。无疑,其节奏是以字为节拍的,但又不同于秦篆、汉隶、唐楷那样“时值”相等,缺乏变化,而是有“时值”长短和“高低音”的变化,因而使作品具有无尽的韵味和魅力。何以如此?是由于“节势”的原因,就不能依靠末笔来实现对书势的表现和调节作用(这又似音乐中的延时作用),因而字的丰富变化,情感的表露等,也只有在末笔结束之前来完成了。如“乃”字的大力夸张,“常”字的粗壮劲健,“筍”字的瘦劲婉转,“迳”字的快速回绕等等。这种由“节势”所造成的视觉效果和审美感受虽不同于“纵势”者的一泻千里、豪情奔放等,却也别具有一番风姿趣味。尤其是当你与书者那闲适悠然的心境相近或共鸣时,体会将更深刻。

此帖的第二个显著特点是每行字自上而下用笔渐重,笔画渐粗,同时字形也由长变短,由放而略收。再从整体上看,上轻下重,上疏下密,上虚下实,呈现出矛盾的对比与统一。虽矛盾而并不冲突,诚“违而不犯”也。正因此,整个布局显得沉稳,而且还形成一种由远及近,或是由山下仰望高山的视觉效果。这个特点也仅见于此帖。现在,我们很难说清怀素是否有意追求这种效果,或许是由于书写时由远而近引起手的姿势的改变而形成的,或许是书写时笔的变化(如舔墨后由每行首字写起,中间不舔墨)所形成的,也或许是书写时心理的微妙变化所形成的。但不管怎样,这个特点和效果却是非常值得玩味、思索和借鉴的。

第三个特点是“迳”字的运笔法。此字写法在此帖中最为特殊,其第四笔竖画如疾电般掠过,倏忽向左转折再回绕写出“走之”。这里关键在于竖折一段,这种写法运笔速度及快,笔或略有偃仰,同时在突然勒住转折时才可能出现。这类用笔特点在张旭《古诗四帖》中出现较多。史传怀素受过张旭弟子邬彤的指点并悟得“孤蓬自振,惊沙坐飞”的用笔之法。同时,苏涣的《怀素上人草书歌》中也有“孤根自振唯有君”之句。我所理解和体会的所谓“孤蓬(根)自振”正是“迳”字的运笔法。这种笔法,虽能出现些意外的特殊效果,但却极难控制,极难预料,故非得有相当高超的功力不可。

总之,《苦笋贴》虽篇幅极小,字也少,但其艺术含量极丰富,艺术价值极高。如果我们能对其特征思深悟透,探得三昧,进而运用于书法的学习和创作中,将是大有裨益的。

书法家
  • 来源:原创
  • 作者:艺术迷网
  • 版权声明:欢迎转载,但请以连接方式备注出处、作者。
  • 本文链接地址:
  • 文章名:怀素草书《苦笋贴》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