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杨凝式《夏热帖》高清大图

2015年09月11日 00:04 by:艺术迷网

《夏热帖》,纸本,草书,信札,8行,纵23.8厘米,横33厘米,清宫旧藏,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夏热帖》中已有数字磨损。鉴藏印记:宋代“贤志堂印”(白文)、“瑞文”(朱文半方),元代“赵孟頫印”(朱文)、“松雪斋”(朱文)、“乔氏”(白文半方)、“春草堂图书印”(朱文),明代项元汴,清代曹溶、纳兰成德、乾隆内府、嘉靖内府、宣统内府诸印,又数古印不辩。 卷后有宋代王钦若,元代鲜于枢、赵孟頫,清代张照题跋及乾隆帝释文。

唐代王方庆献《万岁通天帖》中收有东晋王氏《疖肿》、《得柏酒》、《尊体安和》诸草书帖,体势雄奇险峻,运笔爽利挺拔,以《夏热帖》并案比观,可相颉颃。宋代王钦若跋称此帖“字画奇古”,即指得晋人草法。由杨凝氏于尺牍之上纵横恣肆,变化无方,可想见他面对白壁任意挥洒,颠倒淋漓的情景。宋代书家李建中题诗曰:“枯杉倒桧霜天老,松烟麝煤阴雨寒。我亦生来有书癖,一回入寺一回看。”表达对杨凝式书法的倾慕之情。


五代杨凝式《夏热帖》高清大图
五代书家杨凝式的书法,宋人推崇备至,评价极高,每每谈及,总是与唐代大书家颜真卿并称,誉为“颜杨”,可见,从书法史上看,在晋、隋、唐、五代、宋朝以来的书法发展脉络上,杨凝式在书法史上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影响。但是,世传杨凝式书法多在寺观园林之墙壁上,犹之唐人绘画,每随殿宇摧颓而同归于尽。因此,行世碑版书作,竟无杨书一石矣!从宋人刻帖的原则和标准来看,宋人丛帖,如《淳熙秘阁续帖》、《凤墅帖》等,都应该有杨书作留存,然而存于今世宋人丛帖不凋即残,偶见存本,其中亦未存杨帖。只是《汝帖》中有“云驶”等八字,已很难觅见当年杨书神采。但是,由于杨凝式书法的高超技艺和永恒的艺术魅力,使得杨书墨迹幸存今世尚有四种。启功先生在《论书绝句》第五十七首中说:“卢鸿草堂图后有杨凝式书跋尾一段,天真烂漫,一气呵成,持比鲁公祭侄稿,竟无多让,见此乃悟颜杨并称之故。其次韭花帖,小真书精警奇妙,得未曾有,摹本甚多,百爵斋藏本乃其真迹。夏热帖挥洒酣畅,惜过于糜烂,存字完者无多。神仙起居法小草书,行笔流滑,帖后一“残”字,笔顺竟联绵倒写,迹近游戏,殆适风疾发时所书耳。此帖亦有摹本,故宫藏者为真迹。”

书法由唐启宋,杨凝氏是一个转折人物。苏轼评曰:“自颜、柳没,笔法衰绝。加以唐末丧乱,人物凋落,文采风流扫地尽矣。独杨公凝氏笔迹雄杰,有二王、颜柳之余。此真可谓书之豪杰,不为时世所汩没者。” 对于杨凝式书法的评价,启功先生在《论书绝句》第五十七首作如此阐述:“非狷非狂自一家,草堂夏热起龙蛇。壶公忽现容身地,方丈蓬山是韭花。”
就《夏热帖》而言,启功先生称“草堂夏热起龙蛇”。在中国书法美学的评介体系中,对于行草书有笔走龙蛇之说,而且是古已有之的传统,应该说这是对书家行草书造诣很高的评价。杨凝式《夏热帖》以小小手扎的形式呈现书法艺术瑰丽神奇的艺术魅力,这也继承了“二王”衣钵,也是更为远古的形式美和书法艺术现实美的完美结合。因此,在今天看来,仅为家常、人情世故琐事的信札、便条是如此的亲切、自然和精美。在这样熟稔的情况下展现书法艺术华彩的一面,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技艺功夫和对生活的无比关爱,在二者最自然的结合中,书法之美也就自然而然地呈现出来。我想,其无可挑剔的美学魅力永远吸引一代代欣赏者如痴如醉地迷恋和追摹。
当然,任何形式的美都必须有现实可循的物象作为支撑,也就是美学载体。那么,《夏热帖》的艺术载体又体现在哪里呢?谈书法的美学载体必谈书法三要素:点画用笔、结体取势、章法布局。但是,这三种要素又在遵循一定法则和规律的前提下,有着难以定数的形式和表现,形成若干组合形式,这种形式就是书法艺术形式的基础和组成因子,并且在最终的组合中成就历代书家千差万别的艺术风格和面貌。“笔走龙蛇”作为对行草书书法造诣的评价,他对点画用笔、结体取势、章法布局有着不同的要求:点画用笔不求完美无瑕,仅谙细枝末节,可以意到笔不到,在行笔时力争笔法灵活多样,八面玲珑,强化丰富性;结体取势追求放逸超迈,可以大胆改进、夸张结体的形状,可以竭尽用笔之能事和“忘乎所以”的变动取势,力求字体形式不单一,不花哨,不与凡同;章法布局为书法艺术形式最终的艺术呈现,给人的感觉可以轻松、简易、舒适,可以高雅、疏阔、博远,可以雄强、豪迈、宏达……总之,《夏热帖》的三要素是书家自身美学追求的一种展示,也是书法艺术笔走龙蛇评介体系的一个很好的例证。
杨凝氏(873——954),字景度,同州冯翊(今陕西大荔)人,一作华州华阴(今陕西华阴),或出郡望。唐哀帝相杨涉之子。自号癸巳人、杨虚白、希维居士、关西老农。因其后汉市任职太子少师,又称曰“杨少师”。又因佯狂,时人称之“杨风子”。天祐二年(905年)登进士第,解褐度支巡官,迁秘书郎,直史馆。后历仕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五代,官至左仆射,太子太保,显德元年(954)冬日卒于任上,赠太子太傅。杨凝氏型貌寝陋,不能远视,但率性狂放,不拘小节,又以诗书寄情,吏隐如愚,不独《题壁》似有退居岩穴之志。“院似禅心静,花如觉性圆。自然知了义,争肯学神仙”。《题怀素酒狂帖后》更是悟得闲逸之所发,“十年挥素学临池,始识王公学卫非。草圣未须因酒发,笔端应解化龙飞”。终于历五代之更易,以智自完。且性聪颖,博览经籍,富有文藻,大为时辈所推,尤以善书名高五代而声继三唐,遂为一时之杰出者。是时,释门与道家对其更见景仰。长于诗歌,擅于笔札,相传他“遇山水胜概,辄流连赏咏,有垣墙圭缺处,顾视引笔,且吟且书。”因他为人放纵不羁,其书法遒放,宗师欧阳询、颜真卿,笔势奇逸,常有意外之趣。《宣和书谱》云:“凝氏喜作字,尤工颠草,笔迹雄强,与颜真卿行草相上下,自是当时翰墨中豪杰。” (《中国书画报》2006年2月20日,第15期,总第154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