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拓本褚遂良《司马迁妾随清娱墓志》

2015年05月06日 12:06 by:艺术迷网

《司马迁妾随清娱墓志》,全名《古汉太史司马公侍妾随清娱墓志铭〉,传为唐褚遂良书,徐无闻先生指为伪作,然文拙书工,盖一善学褚者为之。此为明拓割裱本,外框高32厘米,宽17厘米;内框高24厘米,宽13厘米。

《同州府志•列女传》有记载:“随清娱,汉太史令司马迁侍妾也。其名不见于汉人记载。至唐永徽二年同州刺史褚遂良,始为志墓之文。盖其鬼夜见褚公自陈生平,乞一言以传于世也。”现存司马迁祠的一块碑上刻有《故汉太史司马公侍妾随清娱墓志铭》。

《司马迁妾随清娱墓志》全文

故汉太史司马公侍妾随清娱墓志铭,永徽二年九月,余判同州道,夜静坐于西庭,若有若无,犹梦犹醒,见一女子高髻盛妆,泣谓余曰:妾,太史司马迁之侍妾也,赵之平原人,姓随名清娱,年十七事迁,同游名山大川,携妾于此,会迁有事去京,妾缟居于同,后迁故,妾亦忧伤寻故,葬于长乐寺之西。天帝悯妾未尽天年,遂司此土,代异时移,谁为我知?血食何所?君亦将主其地,不揣人神之隔,乞一言铭墓,以垂不朽。余感寤铭之曰:嗟尔淑女,不世之姿,事彼君子,弗终厥志,百千亿年,血食于斯。

碑文下有清顺治乙亥六月合阳知事徐起霖的“余藏古帖中有褚河南汉太史公妾随清娱墓志甚详”、“摹勒墓侧”等语。


明拓本褚遂良《司马迁妾随清娱墓志》



明拓本褚遂良《司马迁妾随清娱墓志》



明拓本褚遂良《司马迁妾随清娱墓志》



明拓本褚遂良《司马迁妾随清娱墓志》



明拓本褚遂良《司马迁妾随清娱墓志》



明拓本褚遂良《司马迁妾随清娱墓志》



明拓本褚遂良《司马迁妾随清娱墓志》

褚遂良《司马迁妾随清娱墓志》背后的故事:

清娱,姓随氏,平原人,从太史令司马迁,侍姬也。年十七,归迁。迁凡游名山,必以清娱自随。后随至华阴之同州,而迁召入京师,留清娱于同。已而迁陷腐刑,发愤著书,未几病卒于京。清娱闻之,遂悲愤而死。州人葬之于某亭之下,忘其名,厥后,唐褚遂良刺同州,清娱乃感梦于遂良,具言始末,云:“上帝悯其年寿未尽,因命为此州之神,庙食一方。然图籍未载,世人莫有知者。以公为一代文人,求志其墓,光扬幽懿。”遂良欣然从之。

长卿氏曰:“随娱为龙门姬,甚艳。十七随龙门游名山,甚韵。独处同州,悲愤而死,甚冷。千百年而魂现于文士之手,甚香。清娱至今如生也。龙门于是乎不腐矣。”

褚遂良生平

褚遂良 (chǔ suì liáng)(596—658,一说659),字登善,汉族,浙江钱塘(今杭州市)人;祖籍河南阳翟(今河南禹州),晋末南迁为杭州钱塘(今浙江杭州西);父褚亮,秦王李世民文学馆十八学士之一。官至通直散骑常侍。唐朝著名书法家。他的书法,初学虞世南,晚年取法钟繇、王羲之,融汇汉隶,丰艳流畅,变化多姿,自成一家。与欧阳询、虞世南、薛稷并称初唐四大书家。相传虞世南死后,唐太宗叹息无人可以论书。魏征称赞说:“褚遂良下笔遒劲,甚得王逸少体。”魏征认为,他对王字理解的深刻,有辨认王字真伪的能力。他的传世书迹有楷书《孟法师碑》、《雁塔圣教序》、《伊阙佛龛》。

褚遂良博通文史,贞观十年(636),由秘书郎迁起居郎;精于书法,以善书由魏征推荐给太宗,受到赏识;十五年,他劝谏太宗暂停封禅;同年由起居郎迁谏议大夫;贞观中,太宗宠爱第四子魏王泰,遂良提出太子、诸王的待遇应有一定规格;十七年,太子承乾以谋害魏王泰罪被废,遂良与长孙无忌说服太宗立第九子晋王李治为太子(即唐高宗李治);次年遂良被任为黄门侍郎,参预朝政;太宗策划东征高句丽时,他持不同意见,尤其反对太宗亲征;二十二年,为中书令;二十三年,太宗临终时,他与无忌同被召为顾命大臣。

高宗永徽元年(650),遂良以抑价强买中书译语人的土地被劾,出为同州刺史;三年,召还,任史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复为宰相;四年,为尚书右仆射;六年,高宗欲废王皇后,立武昭仪为皇后,他认为王皇后出自名家,并无过错,竭力反对废立,由此被贬为潭州都督,转桂州(今广西桂林)都督,又贬爱州(今越南清化)刺史;显庆三年(658)死于任所。

碑帖行书唐代褚遂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