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故宫馆藏赵孟頫《深秋贴》

1970年01月01日 08:00 by:艺术迷网

《深秋贴》北京故宫博物馆藏。元代管道升(赵孟頫书写),纸本,册页,纵26.9cm,横53.3cm,行书,18行。

深秋贴上有宣统玺印及李肇亨鉴藏印等4方。末尾的落款,字迹模糊,虽然署了夫人管道升的名字,却一眼看得出是经过涂改的。赵孟頫与管夫人感情至深,所以大部分专家认为,《秋深帖》应该是赵孟頫代替夫人管道升所写。从字迹上看,《秋深帖》笔体温和、典雅,正与赵孟頫的行书特点相契合。专家推测,可能是赵孟頫代夫人回复家信,而他信笔写来一时忘情,末款署了自己的名字,发觉之后,深爱妻子的赵孟頫觉得属自己的名字不妥,所以连忙又改了过来。

至于《代管道升札》(或称《深秋贴》)中的题名问题,是由于丈夫意识写的兴致勃勃,不小心题了自己的名字上去,因为这通手札写的太漂亮了,自己也不舍得毁弃,便在名字上略作涂改,原文题字为赵孟頫的字--子昂,修改为道升。手札可于《明前名人手札赏评》--靳永,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一书56页中明显看出,“道”字由“子”字修改而来,“升”字是由“昂”字修改而来。

这是管道升给婶婶的问安、馈赠的家信,实为赵孟頫所书。其笔力扎实,体态修长,秀媚圆活,畅朗劲健。赵氏信笔写来一时忘情,末款署了自己的名,发觉后忙又改过,现在还可以看出涂改之迹。

《深秋贴》释文:

道升跪复婶婶夫人妆前,道升久不奉字,不胜驰想,秋深渐寒,计惟淑履请安。

近尊堂太夫人与令侄吉师父,皆在此一再相会,想婶婶亦已知之,兹有蜜果四盝,糖霜饼四包,郎君鲞廿尾,桕烛百条拜纳,聊见微意,辱略物领,诚感当何如。未会晤间,冀对时珍爱,官人不别作书,附此致意,三总管想即日安胜,郎娘悉佳。不宣,九月廿日,道升跪复。


北京故宫馆藏赵孟頫《深秋贴》
元代赵孟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