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故宫国画藏品——工笔重彩《雍正十二美人图》

2012年11月11日 03:32 by:艺术迷

清人所画《雍正十二美人图》,据传画中人物的原型是雍正的皇后乌拉那拉氏。

雍正十二美人图——倚门观竹

《倚门观竹》

庭院中花草竹石满目,并摆放着香兰、月季等各色盆景,争奇斗艳,以婀娜的姿态点缀出俏丽的景致。仕女倚门观望着满园春色,举止间似乎流露着淡淡的叹春情怀。

雍正十二美人图——裘装对镜

《 裘装对镜》

仕女身着裘装,腰系玉佩,一手搭于暖炉御寒,一手持铜镜,神情专注地对镜自赏,“但惜流光暗烛房”的无奈之情溢于眉间。

雍正十二美人图——持表对菊

《持表对菊》

仕女手持精美的珐琅表坐于书案旁。桌上瓶中插有菊花,点明了时值八月时节。菊花清高典雅,是秋季重要的观赏花卉,被赋予坚贞、益寿等含义,同时又以其素净优雅的自然美而成为女性的头饰或居室的点缀品。

雍正十二美人图——捻珠观猫

《捻珠观猫》

仕女于圆窗前端坐,轻倚桌案,一手闲雅地捻着念珠,正观赏两只嬉戏顽皮的猫咪。窗下钟声滴答,近处猫咪玩闹,时光便在这似有似无中悄悄流逝。

雍正十二美人图——烘炉观雪

《烘炉观雪》

仕女临窗而坐,轻掀帐帷,观雪赏梅。户外翠竹披霜带雪,遇寒不凋,显现出顽强的生命力;白色腊梅则以“万花敢向雪中击,一树独行天下春”的风韵尽情绽放

雍正12美人图 《立持如意》

《立持如意》

仕女手持如意,立于庭院内赏花。竹篱处繁花似锦,花团锦簇。画家着重突出了紫、粉、白、红等各色牡丹。牡丹以雍容华丽、香味浓郁而被称作“百花之王”,并成为吉祥富贵、繁荣昌盛的象征,结合女子手中所持的竹雕灵芝如意,蕴含了“富贵如意”的美好愿望。

十二美人图——桐荫品茶
《桐荫品茶》

仕女手持薄纱纨扇,坐于茂密的梧桐树下静心品茶。茶饮原是一种日常饮食行为,由于品茶论道的盛行,而成为历朝文人士大夫中的风雅之事,逐渐提高了茶的境界。

十二美人图《观书沉吟》

《观书沉吟》

女子持半展书页,沉吟瞬间。背景以设色山水小景、横幅墨笔摹写的宋代著名诗人、书法家米元章的诗为装饰。

雍正十二美人图《消夏赏蝶》

《消夏赏蝶》户外湖石玲珑,彩蝶起舞,萱草含芳。室内仕女手持葫芦倚案静思。

雍正十二美人图《烛下缝衣》

《烛下缝衣》

清风徐徐,红烛摇曳,仕女勤于女红,在烛光下行针走线。女红包括纺织、刺绣、缝纫等,古代隶属于衡量女子“四德(妇德、妇言、妇功、妇容)”中的“妇功”,是评价女子品行高低的重要标准之一。

十二美人图《博古幽思图》
《博古幽思》

仕女坐于斑竹椅上垂目沉思。身侧环绕着陈设各种器物的多宝格。多宝格上摆放的各种瓷器,如“仿汝窑”瓷洗、“郎窑红釉”僧帽壶,以及青铜觚、玉插屏等,均为康熙至雍正时期最盛行的陈设器物,具有典型的皇家的富贵气派。

雍正12美人图《倚榻观雀》

《倚榻观雀》

室内仕女斜倚榻上,把玩着合璧连环,室外喜鹊鸣叫喳喳,女子目视喜鹊,不觉入神。画家意在表现冬去春来,女子观赏喜鹊时的愉悦心境,但却不自觉地将宫中女子精神空虚、孤寂压抑的心情溢于画面。背屏上书满了“寿”字,虽有祈寿延年之意,却也不敌“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祈盼。

关于雍正十二美人图的艺术评论:

扬之水:“有美一人”——历代时尚美人图散记

《十二美人图》原是雍正尚为雍亲王的时候贴在圆明园深柳读书堂围屏上面的画作,朱家溍《关于雍正时期十二幅美人画的问题》依据清代内务府档案已把它的来龙去脉考证清楚,并提议为之另拟名称叫作《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十二幅,或《深闺静晏图》十二幅。

“十二美人图”不仅原本无题,其中的每一幅,也不曾标目。《国家艺术·十二美人》一书出于对唯美的追求编者依照画面呈现的某些情景为之一一拟题,于是十二美人依次为“裘装对镜”、“烘炉观雪”、“倚门观竹”、“立持如意”、“桐荫品茗”、“抚书低吟”、“消夏赏蝶”、“烛下缝衣”、“博古幽思”、“持表观菊”、“倚榻观鹊”、“捻珠观猫”。虽然如此标目未必合于画旨,“持表观菊”、“捻珠观猫”之类亦殊非当日用语,不过至少因此我们有了讨论的方便。

历代美人图一路看过来,此刻把目光停留在“十二美人”,不难发现它的作意取自“行乐图”。“谢半点江山,三分门户,一种人才,小小行乐,捻青梅闲厮调。倚湖山梦晓,对垂杨风袅。忒苗条,斜添他几叶翠芭蕉。”杜丽娘手绘行乐图的自赞颇可移来为“十二美人”敷衍题旨,只不过后者是为想象中的美人写真。  

就艺术水平来说,很难给予“十二美人”很高的评价,虽然画得十分用心,——美人个个面目姣好,仪态优雅,却是整齐划一毫无个性风采,终不免匠气十足。它的引人注目,在于画中的“物”和“物”中所含藏的故事。出之以写实之笔,画中器物遂可与清宫旧藏相对应。彭盈真《无名画中的有名物》多已揭发二者间的联系。而解读物中之故事,便不能不寻找画幅背后不会缺少的创作依据。用钱锺书的话说,“风气是创作里的潜势力,是作品的背景”(《中国诗与中国画》)。推动这一组画作的“潜势力”,依然与宋金以来的传统接续,即女子的素养:自我期许与来自异性的期许。  

清初传奇小说集《女才子书》卷首,列有美人之为美人的标准,凡十项,——“一之容”,“二之韵”,“三之技”,“四之事”,“五之居”,“六之候”,“七之饰”,“八之助”,“九之馔”,“十之趣”。所谓“三之技”,为弹琴、吟诗、围棋、写画、蹴鞠、临池摹帖、刺绣、织锦、吹箫、抹牌、深谙音声、秋千、双陆。“四之事”,则护兰、煎茶、焚香、金盆弄月、春晓看花、咏絮、扑蝶、裁剪、调和五味、染红指甲、教鸜鹆念诗等。“八之助”:象梳、菱花、玉镜台、兔颖、锦笺、端砚、绿绮琴、玉箫、纨扇、名花、《毛诗》、韵书、《玉台》、《香奁》诸集,俊婢、金炉、古瓶、玉合、异香。(是书署“鸳湖烟水散人”著。烟水散人即徐震,字秋涛,秀水(今浙江嘉兴)人。全书十二卷,卷各叙一才女故事。据该书卷十二《宋琬》篇末作者“自记”,可知此著成书于顺治十五年。 )

十项标准中,宋金时代即已完备的琴、棋、书、画,尽在其中。出现在明代绘画如杜堇《仕女图》卷里的蹴鞠、扑蝶、梳妆、抚琴、吹箫、深谙音声、春晓看花以及彰显修养的各种道具,也囊括在内。卷中女才子的绣像亦颇与此十项标准暗中呼应。这里的潜台词是:美人之为美人,容貌之外,要须才学与修养。当然这十项标准的制订又未尝不受到时尚与风气的影响,此便是明末清初戏曲中所推重的女子形象。如《牡丹亭》第三出《训女》,杜太守叫过丽娘来道:“适问春香,你白日眠睡,是何道理?假如刺绣余闲,有架上图书,可以寓目。他日到人家,知书知礼,父母光辉。”丽娘曰:“黄堂父母,倚娇痴惯习如愚。刚打的秋千画图,闲榻着鸳鸯绣谱。从今后茶余饭饱破工夫,玉镜台前插架书。”

“十二美人图”好似依循十项标准为想象中的美人作成十二幅行乐图,而如同一部标志风尚的美人画谱。《十二美人》中所谓“烘炉观雪”,题旨或可解作美人之“事”的“咏絮”;“倚门观竹”不妨视作“护兰”;“立持如意”则是“春晓看花”。“消夏赏蝶”中美人面前的折扇和槛外的舞蝶,似乎暗合着“扑蝶”,“倚榻观鹊”也不免令人想到“教鸜鹆念诗”。“博古幽思”之幅,黑漆螺钿的小几上放着松花石砚,砚前的水盂里插着一柄小勺,几旁多宝格中的一摞书,一望可知是法帖,则美人之“技”的“临池摹帖”,其意在焉。“抚书低吟”中掀开的一叶展露着杜秋娘《金缕词》:“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与美人居处应该有的“《玉台》《香奁》诸集”,也是同一气息。名花、箫、砚、纨扇、金炉、香合、古瓶、异香、菱花,为美人之美烘托气氛的诸般物事,这里应有尽有。虽然《女才子书》的十项标准与“十二美人图”之间并没有一种直接的对应,虽然以上举出的种种相合或许只是巧合,但如此之多的巧合,至少表明二者背后有着共同的“潜势力”,且这“潜势力”乃是彼“标准”与此“画谱”的催生剂。

从画作的“用典”来看,也可以发现若干造型的图式来源,比如《十二美人》中的“烛下缝衣”一幅,构图即来自传统的“补衮图”。又“裘装对镜”之幅,美人背后的墙上高悬一具露出大半面的竹架,竹架分层搁置卷轴,适与室内的斑竹几、琢细如树根的独眠床一起凑成朴野之趣。而这种样式的竹架既有名称,也有来历。《三才图会》“器用”第十二有一幅懒架图,注云:“懒架,陆法言《切韵》曰:曹公作欹架卧视书,今懒架即其制也。则是此器起自魏武帝也。”《三才图会》的价值在于“今典”,即对明代社会生活的展示,它的“考古”却多不可信,懒架的说明也是一例。曹公的懒架不仅与明代的懒架名同实异,与宋元的懒架亦非一事,此且不论。只说依据《三才图会》我们知道此器在明代名作“懒架”。而在明人画作中还可以看到它的另一种形式。辽宁省博物馆藏马轼与李在、夏芷合作《归去来辞图》的《稚子候门》一段,草舍窗扇开启处露出书案半边,上置炉瓶三事,砚台和水盂,笔架和笔,侧壁一轴山水,一张琴,又一轴山水却是被抄起下半段然后反向吊起,做了放置卷轴的架子。就样式和意趣来说,《三才图会》中的懒架与它正是异曲同工。明代懒架的创意自然不是始于此图,但用这种办法放置书画,似为士大夫的别一种潇洒风流。它被纳入美人图,当是意在表现闺中清兴以见风雅。

进入宫廷生活的“十二美人图”,应属于“遵命艺术”,场景与器物的选择,以至于描画一丝不苟,一器一物无不精细入微,大约都是“遵命”的缘故。当然它来自画的主人对汉文化的兴趣。但也仅仅是兴趣而不是理解,因与此前的美人图不同,这里虽有集锦般的烂然,却是多种元素的堆砌而不免于叙事语汇的混乱。孟晖说,“多个方面的‘二重性’是这一组作品的特质之一,如写实与寓意、‘时世’与‘古样’、想象的文人生活情境与真实的宫廷室内设计,等等。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的并存,应该也算是作品的‘二重性’的一种,可以说,这是一组‘雌雄同体’的作品”。美人周围“满布雍正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一部分代表着他真实拥有的堂皇富丽,一部分代表着他向往的文人清雅,二者没有分界地杂混在一起”。

雍正十二美人图打包下载:http://vdisk.weibo.com/s/hNojZ